为什么微医春雨都做互联网医院?揭秘三大真相

发布时间:2016-08-09   来源:薄荷健康网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自2015年微医旗下乌镇互联网医院大火之后,步入2016年,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芽,仅在刚刚过去的7月份,和互联网医院相关的消息就多达六条:①7月5日,岗岭集团和贵州省政府合作建立安顺西南互联网医院;②7月8日,岗岭集团又和广州市越秀区政府合作建立华南互联网医院;③7月9日,朗玛信息旗下39互联网医院获得5000万元天使轮融资;④7月19日,信邦制药联手遵医附院共建遵医云医院;⑤7月20日,金蝶医疗宣布携手长海医院共建移动互联网医院;⑥7月22日,寻医问药网跟河北邢台市政府一起建立邢台互联网医院。

记者根据公开信息对20家互联网医院进行了整理和分析,相关内容如下:

在上述20家互联网医院中,名称各异,细究起来,各家做的事情其实基本差不多。然而什么是互联网医院?亿欧从三个“三一律”入手,让大家了解互联网医院的一些情况。

互联网医院领域的三个“三一律”

三个称呼,一个主体

目前大部分人对于互联网医院的概念相对比较模糊,目前业内用的相对比较频繁的名称为互联网医院、智慧医院、云医院,他们做的都是什么事情呢?往简单了来说,就是借助科技,主要是互联网的便利去实现远程问诊,在远程问诊的模板之上,各家根据自己各自的情况插入和自身优势相符的模块,例如:39互联网医院的视频问诊、恒大社区互联网医院接入恒大旗下社区、浙江舟山医院等政府部门牵头的互联网医院会整合当地的医疗资源和药店等。

剔除细枝末节之后,记者发现,其实所谓的互联网医院与远程医疗的作用基本相当。所谓的远程医疗,百度百科给的定义是:指通过计算机技术、遥感、遥测、遥控技术为依托,充分发挥大医院或专科医疗中心的医疗技术和医疗设备优势,对医疗条件较差的边远地区、海岛或舰船上的伤病员进行远距离诊断、治疗和咨询。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就已经开始了远程医疗的探索,1988年解放军总医院通过卫星就已经实现了与德国一家医院进行神经外科远程病例的讨论。目前这些互联网医院不过是顺应科技的发展将原本的电话问诊变为了利用网络的数字、图像、语音的综合信息传输;将原本的电视监护升级成为了视频问诊;在此基础上又扩展了就诊的上下游,增加了复诊、药品配送等服务。

三个名称却是一个模式,这个模式还是旧酒装新瓶。

三个特点,一个原因

分析这20家互联网医院我们可以汇总以下三个特点:

一、政策依赖性强。20家互联网医院不管是直接或者间接,其建立背后一定有政府部门的参与和助推。

二、依赖线下。20家互联网医院通过①自建医院;②和一家医院战略合作;③医院签约合作这三种形式获得处方权,对线下的依赖严重,

三、地域集中。在20家互联网医院中,广东和浙江各5家、贵州3家、甘肃2家、广西、山东、上海、河北、湖北各有1家,地域分布相对集中。

这样三个特点形成的原因都与医疗的特质相关。在我国医疗是一项基础性的工程,是国民健康的一个保障,这个属性就决定了我国医疗行业主动权更多地是掌握在政府手中而非企业手中,互联网医疗亦如是,不管你要做什么,至少要先符合基础的政策。

目前我国的政策中,拥有处方权的必须是医院,因此,各大互联网医院线下布局也就顺理成章了。同时,贵州、广州、浙江等地对于移动医疗的支持力度较大,相应的互联网医院分布就较为集中。

三个背景,一个愿景

分析上述20家的背景我们可以得知,目前互联医疗领域的玩家主要有为三大类:互联网医疗背景、传统医疗产业背景和其他背景。

互联网医疗背景的企业可以分为两大类,一为好大夫、微医为代表的从线上起家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二为东软熙康、金蝶医疗为代表的医疗信息化企业。前者的优势在于拥有互联网行业的多年经验,拥有线上流量的积淀;后者的优势在于本身从事医疗信息化,技术优势强,只需要一些小小的变动就能将医院搬到互联网上,据此前亿欧了解的情况显示,金蝶可以同时帮助35家医院提供移动医疗服务,仅2015年,金蝶医疗就帮助320家医院实现了互联网化。

传统医疗产业背景也主要分为两类:医院背景和非医院背景。医院背景进军互联网医院的一大优势就是医院本身有着相对成熟的医疗体系,有着进行远程医疗的线下医院协会等基础;非医院背景的包括医药、政府,医药企业作为生产商,在医疗行业有着丰厚的资源,互联网医院的建立是其整合资源、扩大版图的一个途径,政府作为医疗行业的主导者,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很大一部分原因和政府有关。

其他背景的来源相对广泛,房地产厂商恒大已经迈出了自己的步伐,最主要的原因是近年来健康产业被热捧,许多企业纷纷跨界,布局互联网医院也是其中的一个选择。

即使互联网医院的发起方都来自不同的背景、有着各自的优势,但是却都怀着一个相同的愿景:助力分级诊疗,落实医疗改革。

终章

上述的三个“三一律”其实也构成了一个更大的“三一律”中的“三”,而这其中的“一”可以说是一个终章,也可以说是一个序章。

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医院承载了市场太多对医改期许和现有情况的改变,实际情况中互联网医院模式陈旧创新不足显然让市场的热度有所减缓。我们相信这样一个方向的确要为大家所坚持,但是要怎么坚持,是一哄而上等着树倒鸟散,还是稳扎稳打筑就百年根基,是每一个从业者都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作者:王艳莹

关注mHealth-Capital

移动医疗健康投融资资讯平台

图说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时尚女人
育儿知识
生活百科
减肥方法